警示教育
當前位置: 首頁 > 警示教育

甘于被黑惡勢力圍獵的80后“森林衛士”

發布日期:2019-09-26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字號:[ ]

       英德市地處廣東省中北部,森林覆蓋率達61.8%,轄區內蘊藏著豐富的稀土資源。然而,這一被稱為“工業黃金”的寶貴資源一度引起各路人馬包括黑惡勢力的覬覦。

       曾經護衛這片水土的“森林衛士”——英德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連江口鎮派出所原所長楊學賢與原副所長、指導員胡廣權,分別出生于1981年、1980年,兩人2001年一同畢業于南京某警校。從同窗到同事,深厚的同學情誼沒有促使他們共同進步,反而在利益誘惑面前結成利益聯盟,為黑惡勢力撐起“保護傘”,使寶貴的稀土資源成為了權錢交易的犧牲品。

       放縱欲望,閘門漸開無止境

       2013年10月,楊學賢到連江口森林派出所任所長,正式成為一把手,稱呼從“小楊”變成“楊所長”。“隨著手中權力逐步增大,每逢過年過節,開始收一些老板送的禮品和紅包,然后逐漸從‘被動收’過渡到‘主動要’。”楊學賢對辦案人員說。其實家境殷實的楊學賢并不缺錢財,他把別人送自己紅包禮品當作對工作能力的“肯定”和“尊敬”,享受權力帶來的成就感。

       2013年11月,楊學賢帶人在連江口鎮查獲了一處非法盜采稀土礦點,但是,他并沒有組織人員深入調查,反而主動聯系幕后老板郭某索要20萬,接受郭某“還價”后的15萬元賄款后,就把此案壓下,默許其繼續盜采,后來還約定在郭某采礦期間每個月收取4萬元“保護費”。

       與楊學賢不同,出生農門的胡廣權家境貧寒,靠父母辛苦務農、哥姐輟學打工以及學校減免學費完成學業,一番寒徹骨換來生活撲鼻香,前途本來一片光明。然而在任職民警后不到兩年,胡廣權受到不良風氣的侵襲,沉迷麻將賭博,賭注從5元、10元、15元到50元、100元、150元不斷升級,后來發展到不管什么種類的賭博都參與,最瘋狂的是六合彩,每期下注達3000元之多。

       自從染上賭癮后,胡廣權的欲望閘門開始打開,他在悔過書中直言:“跟自己差不多一同畢業的,個個都買房買車,自己就起了貪念之心”,覺得“吃餐飯、拿條煙,逢年過節收點紅包、辦案過程中收點好處費是應該的”。2013年9月提任連江口森林派出所副所長后,胡廣權已然無心工作,成日想著如何撈錢,打起來了將權力變現的主意。

       包庇縱容,公權力變“生財路”

       2016年2月,楊學賢和胡廣權接到線人舉報,轄區內的黎溪鎮有人非法盜采稀土礦,楊學賢當即指示胡廣權繼續跟進。胡廣權帶人到運送稀土礦的必經之路埋伏,及時截獲了運送稀土礦的貨車。盡管人贓并獲,他們卻沒有按程序向上級報告,而是設法聯系幕后老板。由于信息不夠詳盡,開始只是聯系到了“小嘍啰”潘某新,胡廣權對其說:“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你千萬不要找上級部門領導談,叫你背后的老板找我好了,我可以低調處理。”當晚,該礦點大股東、當地黑惡勢力“柴哥”周某德、蘇某華知道消息后,立刻派手下陳某清過來聯系楊學賢,威逼利誘,要求他放了人和貨。

       在巨大利益誘惑和壓力面前,楊學賢反復權衡,沒有當場答復陳某清,而是讓他等消息,自己回去找副手兼老同學胡廣權商量對策。此時的胡廣權因賭博惡習已欠債累累,正愁沒錢用,于是兩人一拍即合,向陳某清提出要80萬才能放回司機和被扣押的貨車、稀土礦。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最終50萬元達成協議。當天陳某清先送給楊胡二人10萬元,礦產順利賣出后又如約將剩余的40萬元奉上。

       就這樣,本該用于保護青山綠水的公權力,被楊胡二人當作一門賺錢的生意來運作。

       以陳某清為中介,楊學賢和胡廣權同非法盜采稀土礦的商人和黑惡勢力交織形成利益集團,成為了不法礦點背后的“保護傘”。楊學賢和胡廣權通過權力入股的方式收受“柴哥”好處費,對非法稀土礦點放松監管,為其提供庇護,通風報信,大開綠燈,“柴哥”的非法礦點也因此不斷擴大經營,日進斗金。

       也有老板直接出面用金錢開道。如陳某鋒準備在某鎮盜采前,就提前通過熟人介紹的飯局跟楊學賢談條件,大體意思是“只要你不查我,等我賺了錢就分你一些”。在得到楊的同意后,便給了楊3萬元,算是入場費。

       楊學賢和胡廣權身為執法人員,本應維護好林區秩序,保護好森林資源,卻在權力和金錢中迷失方向,失守底線,利用森林資源謀取不正當利益,造成國家礦產資源破壞價值人民幣425萬元,也給當地生態環境和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執迷不悟,“賠了夫人又折兵”

       2018年初,楊學賢和胡廣權了解到英德市紀委監委正對他們進行調查,終日惶惶不安,設法瞞天過海。

       通過他人渠道,楊學賢找到自稱在北京工作的“退休領導”,這位“領導”聲稱只要給他400萬,就可以把人從紀委“撈出來”。楊胡二人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雖心有疑慮,但多年充當不法分子“保護傘”的經歷告訴他們,出事了就得找后臺破財擋災,于是仍舊選擇放手一搏,并將“保護費”談到了300萬元。

       東拼西湊、左籌右借后,兩人終于籌集了首付款225萬元,企圖搭上“北京領導”這條線,構建新的關系網,逃避紀委監委的審查調查。然而兩人給了錢后,這位“北京領導”便不知所蹤,待兩人幡然醒悟時,早已身陷囹圄,“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也曾想過這是一場騙局,但依舊存在僥幸心理,結果人財兩失,現在回想后悔莫及。向組織坦白才是我們自我救贖的最終出路,而我們卻因為執迷不悟錯失了最后良機。”被關押在清新區看守所時,胡廣權哽咽道。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楊學賢和胡廣權終究逃不過法律的制裁。2018年8月13日,廣東省清遠市清新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楊學賢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胡廣權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40萬元。2018年11月3日,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


警示與教訓

       “后悔!如今這兩個字就像一把利劍,深深地插在我的心口,血流不止。”楊學賢痛徹心扉。

       “曾經我是父母的驕傲,而現在我卻成了階下囚,我真的錯了。”胡廣權直白悔過。

       原本年富力強、前途一片光明的兩名“森林衛士”,為何甘于被黑惡勢力圍獵?主觀來看,主要是他們放松學習、貪圖享受、缺乏自律、虛榮僥幸,工作以來重職務上升輕思想改造,縱欲望釋放棄紀律約束,權力觀扭曲,價值觀崩塌。然而,風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瀾之間,這一切又始于八小時以外的生活失去了約束,楊胡二人廣交“朋友”,來者不拒,或吃吃喝喝,或沉迷賭博,不思修身,只圖縱欲。君子之交淡如水,生活情趣非小事,黨員干部必須正確行使手中的權力,自覺凈化“朋友圈”“生活圈”“工作圈”,追求積極健康的生活方式,時刻緊繃廉潔自律這根弦。

       客觀來看,監督缺位是楊胡案發生的重要原因。楊學賢和胡廣權在連江口派出所搭班子,上級監督失之于遠,下級監督失之于軟,同級監督形同虛設,導致他們沆瀣一氣、擅權營私。必須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加強對關鍵少數尤其是一把手權力的監督。紀檢監察機關要督促各級黨組織、黨員干部認真落實監督責任,主動、嚴肅、具體地履行日常監督職責,做到監督常在、形成常態,營造監督與接受監督的濃厚氛圍。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超级大乐透开奖时间